心仰(*´・v・)

抱歉打扰一下…!

- 冰琳 -:

#求扩散#


#求扩散#


#求扩散#


#一项很有意义的问卷调查#


致生活在同一片天空下的您:


    贵安。


    随着网络发展,动漫逐渐在我国的青少年群体中流行起来,并在各个方面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我们的生活,动漫粉丝群体的规模不断壮大。但是,社会对动漫的片面认识,导致这个群体不受支持,甚至是被歧视。近年来,这一群体中涌现出了不少心理方面的问题,甚至常会有令人沉默的事件发生,改变社会对动漫的片面看法、呼吁社会各界的理解与帮助已是燃眉之急。然而在之前的很多研究中,这个亟待解决的问题却并未引起怎样的关注,应对方案更是难以寻觅。因此,我们希望开展有关该群体心理方面的研究,以此来初步解决或缓解现存的一些问题,并呼吁各位的关注。


    为了开展此项研究,我们在阅读一些相关文献的基础上,还需要收集许多样本数据,无论是群体内的一些状况,亦或是群体外对于动漫的看法。若您有意支持我们的研究,我们将对您致以诚挚的谢意。


    很抱歉占用了您的宝贵时间,若您能够帮助我们将此条信息扩散出去,或是于百忙之中抽出几分钟来支持我们的研究,我们将感激不尽。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——“布尔什维克”小组  敬上






问卷地址:https://www.wenjuan.com/s/vqA3qe4/

[自由组]片段而已

ooc预警,非国设!非国设!



“啊啊......那家伙明知道哥哥我恐高的厉害,还偏要让我来这个鬼地方......”弗朗西斯低着头看着脚下,无尽的悬崖峭壁,雾气缭绕,深不见底,窄窄的铁索桥正在风中哗啦啦的响着。

再抬起头,掩住内心的恐惧向桥对面望去。虽说崖下雾气缭绕,上面倒还算清亮,而弗朗西斯的视力又是极好的。一排木板那端,那个金发的大男孩正坐在崖边,低着头好像在思索着什么,衬衫半褪,光着脚,双腿悬着在空中一晃一晃的。

仿佛是感应到对方的到来。阿尔弗抬起了头,朝弗朗西斯挥挥手,又做了个手势。

他的目光随之飘到地面,几行欢快的字划在泥土上,一看便知是对面的小hero留下的。

“嘿,弗朗茨,现在你是不是很害怕?你如果过来,hero就属于你了哦!条件是不是很诱人?心动了没有呢?”

嗬,还知道哥哥我恐高啊!弗朗西斯无奈的笑了。那又怎样呢?“属于”这个词实在是诱人的过分了。他摇了摇头,又向悬崖对面望去,潮水般起来的恐惧让他不禁有些双腿发软。

他不自觉的做了吞咽的动作,喉结随之颤动。

要上了。他硬着头皮,迈开步子。

他缓慢的挪动着,心脏急速的跳动,呼吸也愈加急促,仿佛要窒息一般。

他继续走着,浑身开始轻微的颤抖,无比的恐惧压得他甚至开始两眼发黑。

可是,越来越近了,他想着。他离自己的爱人越来越近了。他甚至能看到那灿烂又不知为何带着些许色气的笑容,看到大开的领口下精致的锁骨和结实的胸膛,看到薄薄的衬衫后精壮的肌肉和腰部好看的线条......

他继续向前走去。

终于,他又踏上了坚固的地面。可能刚才太过紧张,他一下没站稳,打了个趔趄,稳住身形后便已经看到一旁的男孩儿已经站起身面对着他。

他朝弗朗西斯咧开嘴,双臂张开来,眼睛亮晶晶的:“恭喜你完成了挑战!现在,我就是你的东西啦!”

弗朗西斯看着他,笑弯了眼,刚才经历的恐惧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他就这么笑着,快步走上前,紧紧地搂住他的爱人,吻住他的唇,同时温柔的为他脱去衣衫。身后的铁链依旧哗啦啦的响着。

“那么,我的小hero,哥哥我就不客气了哦。”

end

7.4伊万给阿尔弗的一封信

是伊万视角给阿尔弗发的信息
我尽力了格式出错就怪lof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尊敬的美利坚先生:

您好。

    今天,7月4日是您的国庆日,我在此诚恳地祝您生日快乐。在上周,我收到了您的邀请函,但因为国内事务繁忙,我无法前来为您庆祝。之前已经向您说明了情况,再次向您深表歉意。

    此外,最近贵国那边好像也有不少烦心事,我建议还是让您的上司收敛一下他的性格,当然,您也是一样。毕竟,您从小惹出的麻烦事可是数都数不过来的,教训想必也吃了不少吧。我在此也就点到为止,之后究竟如何,想必您也清楚我的想法,我就不再多说了。那么就这样。

祝您生日快乐,身体健康 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Yours ,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俄罗斯 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 好了,公事说完了,现在便是咱们俩的私人空间,那么让我重新开头—— 


Dear Alfred·F·Jones: 

我的小英雄,生日快乐。

    转眼间,离你独立的那天已经有了242年了,记得当时那个英国佬可是低沉了很久呢。 

    第一次见到你,你还是柯克兰的殖民地。当时,柯克兰带着你来到我家。我们两个在洽谈事务,你在一旁无聊的要死,我就让下属带着你到外面去玩。等我和柯克兰聊完出门找你,走了没几步,就看到了就看到了哭丧着脸的下属,和捧着一大束向日葵的你,不远处是一片七零八落的向日葵花田。我看着那片惨兮兮的花刚想对你发火,你却扬着大大的笑脸跑到我面前,仰起头把那束花递给我。那个笑容我至今还记的清清楚楚。

     “咱们做朋友吧!”你的那句话一下击中了我的心脏。在那之前,从来没有人这么对我说过,也从来没有人捧着花,对我露出阳光一般灿烂的笑容。 

    当然了,咱们最终也没有成为朋友。唯一一次并肩作战,便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。你本来应该在遥远的美洲大陆,指挥着你的军队作战。但你却偏偏来到了危机四伏的战场,与我在伏尔加河畔与敌军战斗。 

    在一场战争中,我的心脏中了一弹,在敌军投降后终是撑不住倒了下去。在失去意识的前一刻,听到的只有你焦急的呼喊声。本来以为可能要永远的睡过去了,所幸因为是国家,还是活了过来。醒来后,你趴在我的床边睡得正香,眼底下还有着淡淡的黑眼圈。听别人说,你不眠不休的照顾了我两天,根本不让别人进屋,只是在这里静静地守着,等待我醒来。如果,我真的死了,你会露出怎样的神情呢?又会作出什么样的事呢?

    再之后,我抢占先机在国会大厦上插上了苏联国旗,铁幕拉开,柏林墙建起,我们之间的冷战开始。那段时间,不用我说,我想你也记得清清楚楚,我也就不在这里回忆,毕竟也不是什么快乐的往事。

    12月25日的傍晚,你又出现在我的面前,张扬的笑着,宣扬着你的胜利,也宣告着我的失败。在你的注视下,我向自己举起枪,子弹上膛,扣下扳机。一瞬间,你仿佛想抬起手挽回什么,却只是动了动,什么都没有做。我,终于是真正的死了一次。

    几天后,我又作为俄罗斯醒来。而再单独见到你,已经是半个月之后。你猛的扑进我怀里,大声的抽泣起来,我胸前的衣服很快就濡湿了一片。你紧紧的搂着我,我几乎喘不上气,肋骨都快被你勒断了,但也只得回抱住你,轻声安慰着你。真是的,明明被杀死的是我,还是你的成果,现在哭的一塌糊涂的反而也是你。不过没关系,我回来接着和你对着干了。

    你还记得吗,那个清晨,你向我伸出手,还是那个明媚的笑脸,比多年前成熟了许多,却依旧带着一丝稚气,也灿烂如旧。你像多年前一样,向我递出一束向日葵,对我说的话却不再相同。“I love you! ”相爱这么久,这三个词很少从你口中说出来。那一刻,阳光撒在你的身上,你的金发反射的光芒仿佛直直的打在我心脏上。那一刻,我相信了,你就是我的英雄,是上天派来救赎我的英雄。

    Alfred,我的小英雄,你就是我此生的挚爱,是我无论如何也不愿意放手的那个人。你就是天空上那耀眼的太阳,是夜空中最亮的那颗星星。你的金发闪烁着最耀眼的光芒,你的瞳孔就像太平洋那碧蓝的海水,你的眼中仿佛有着整条银河在里面闪闪发光。你那明媚的笑容,弯起的眉,挑起的唇角,你那活力满满、神采飞扬的样子......你的一切,都是我最爱的,最爱的样子。

    你现在大概已经笑的不可开交了,想着:那个蠢熊居然会写出这样的话来。当然,这种话我确实没有本事当面说出来,也只能写在信息里给你看了。

    还有一件事,就是你的生日Party。前两天知道我不能参加,你一定非常不满吧,是不是还难过了一会儿,哭了鼻子呢?你放心,我还是给你准备了惊喜的。作为你的死对头,怎么能不在你最高兴的时候给你泼冷水呢?好了我的小太阳,别磨蹭了,动动你肥胖的身躯,站起来去把门打开吧。

再次祝我的爱人生日快乐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爱你的,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Ivan ·Braginsky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终于赶在7.4写完了!
阿尔弗生日快乐!
我爱他一辈子